【寫給編輯人的信17 

不可原諒的排版錯誤

── 編輯實務2

 

親愛的朋友﹕

 

有些「」事老鯁在喉頭,當一吐為快。

在我購閱的某些書,編排上的陋習,似乎已積非成是了。其中特別難以忍受而眼看越演越烈的是﹕不該出現「空白頁」的地方,偏偏突兀地「空白」在那裡,說有多礙眼就有多礙眼。很明顯的,有些編輯不真正瞭解什麼叫「單頁起」、「雙頁起(跨頁表現)、「(次)頁起」和它們的選用時機,以及其間的差異。

這該屬於書籍編輯的基本功吧!

為什麼沒人教?為什麼容許他們的錯失犯了又犯?

和朋友聊天時,彼此笑說,一定是家裡大人太忙,無暇兼管細節﹔或是更讓人吃驚的答案﹕連「大人們」也不以為是錯失?這些知名出版社的「範本」杵在那兒,新進編輯盲目模仿,久而久之,以為這才叫正確。嗚呼!放眼世界,大概只有我們大喇喇地別樹一「式」,形成當今書籍編排的特色。

解決之道,只需歸納成一個極簡單的原則遵循之﹕

 

左翻(西式橫排)的書,右頁絕不容許空白頁出現﹔

右翻(中式直排)的書,左頁絕不容許空白頁出現。

 

也許有人會問:這是誰規定的?即使這項規矩是曾存在過的,為什麼我們不能打破它?

假使非如此硬拗,我建議大可不必再往下讀,因為有些行規行之有年,除了少數特例(如藝術方面或有特殊考量的需求),可說全世界都謹守規矩,我們又怎能罔顧事實?

假使置身編輯檯上的你和我有相似的困惑,也許有人會問:當文章不夠長或多出一段,恰巧導致不該出現空白頁之處出現了,那該怎麼辦?

我接受過的訓練,只有一個答案﹕絕不容許

而,這也正是需要編輯發揮專業能力的地方。

面對這種情況時,編輯必須絞盡腦汁去克服難題,所採用的方法,約有下列數種﹕

1.依文氣走勢,鬆開(增加)段落,將內文延長到空白頁(至少要有二行)

2.依文氣走勢,連結(減少)段落,將內文擠進章節最尾頁(滿版為止)

3.增加(或減少)內文小標題;

4.與著(譯)者商量,調整內容長短(最好少採用此法)

5.從全書編排上理解,若能在行距、行數、每行字數、大小標題所佔空間略予調整,或可將這一困擾解開;

6.故意製作「小註」(註釋/編按),不露痕跡地加長內文;

7.刻意在版面預留空間,做成Box或抽言──難度高,但極有效﹔

8.增加插圖或圖片(留意全書的一致性)

9.在不傷害原文的前提下,任何其他的嘗試。

 

事理既然如此清楚,那為什麼市面上仍經常出現「不當空白頁」的失誤?

有一種可能是編輯真的不懂,那麼這篇短信或許有些參考價值。

另一種可能是編輯偷懶。因為按照上面所提出的編法,豈不累人?不如怎麼方便怎麼編,反正成書印行之後,技術問題一向乏人聞問,這點版面上的缺失誰會在意?何況這種觀點,誰對誰錯還有得拗呢!

第三種可能是──在編輯作業流程中,文字編輯和美術編輯分流了,文編把書稿整理好之後,就交由美編(更糟的是直接交給排版公司,現在的排版公司都自設美術人員,自動配圖進行版面構成)全權處理,不再參與監督或討論。美編有時為了表現大氣一點,或選擇的圖或畫適宜做跨頁表現,也就顧不得文字編排上的禁忌,發稿時,不論中、西式,每一章的開始,都選擇「雙頁」起排。

即使有人糾正時,還每每以藝術設計專長做為顛覆傳統、創新的藉口,把批評者奚落一頓,嚇得文編再也不敢吭聲。

但演變成今天我們見到的情形,我認為一方面是文編失責,一方面是制度失衡。

這兒牽涉到極其重要的關鍵﹕成書之後的編輯責任誰負?是文編或美編負其總責抑或文編與美編各負其責?由文編從頭盯到尾的「一條鞭法」或是由此「分流」?現在出版社分工日細,文編多半不肯、也不認為該去協調美編,主客關係釐清不了,缺憾即因隙生成註1

現在回歸本題。

一本以文字為主的書,版面的設計終決權,當控制在文編手上。

書稿拿到之後,應先瞭解書的結構(其他應注意事項不在討論範圍)

接著,決定版面規格(字體、行數、字高……等)及落版方式。以中式直排(右翻)的餘秋雨《借我一生》為例,這部書厚厚一钜冊,文字是它唯一表現方式,而章節甚多。我們看到編者套襲「天下文化叢書」慣用的「雙頁(跨頁)起」編排,結果出現不少「左頁空白」。其實,這部厚書應該選擇「單頁起」及「(次)頁起」,在一章結束之後,不論單雙,次頁立即接續,一則可避免上述遺憾,一則可節省不少紙張,這麼暢銷的書,一口氣印行十幾萬本,減少不當白頁,不也可保護大自然少砍一棵樹?

看!編輯不也該帶著環保意識編書嗎?

假使堅持每章都要跨頁表現,那麼無論如何請發揮編輯功能,想方設法,不讓左頁(或右頁)成了空白!

「雙頁起排」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落版方法,因為要克服的問題會增添不少,通常做老編的能避則避,非萬不得已不輕易選擇;現在的年輕朋友總以為跨頁的版面視覺效果特佳,故樂此不疲,也就顧不得觸及其他禁忌了。

手邊的兩本書,湊巧都患了同樣的症狀:一是作者贈送的《傑出女性學者給年輕學子的52封信》、一是《藏書之愛》(很不錯的書)。這兩本書的編者,只要稍微留心,應該能夠克服──好好的書,一定要帶著遺憾嗎?

我曾經和兩位熟識的編輯反應過類似的意見。

其中一位聳聳肩,告訴我他只能反求諸己﹔另一位則找來一本國外出版、介紹藝術作品的圖文書,證明人家也一樣印行「不該發生空白頁」的書,認為我太大驚小怪,而且如此編書,大家都沒意見,反而是我多事了。

他把特例當通則,說得我當場愣在那兒,久久說不出話。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浩正 1,1105

 ──────────────────────────────────

註1:如何釐清文編與美編彼此主客關係,極其重要。若是以文字內容為主要訴求的書籍和雜誌,當以文編部門主編(含)以上的主管或由其授予全權者負其總責,美編不可也不應逾越這個界線,他可以建議,但沒有終決權,否則責任歸屬難斷。在台灣有不少印製精美的全彩雜誌,文字往往變成圖片的附庸,完全違背出刊宗旨,使讀者迷失於誇張的七彩絢爛中,常有不知從何閱讀之憾。當然囉,要是以圖片為主的出版物,我們同樣不能接受文編的喧賓奪主。在一本以文字內容呈現為主的出版物,美編的任務在如何滿足主編者對標題及內容所要求的強度清晰地傳遞給讀者,讓讀者感受到並接受它,美編要恰如其份(美容大師)扮演建議者而根據裁示執行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浩正 的頭像
周浩正

編輯力初探1.0

周浩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